正文  第十五章:真相大白(一)

章节字数:2471  更新时间:21-10-11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隔天,纪筱汐有些心不在焉地教伊暄做功课。期间,她还不小心犯了很白痴的错误。对于这样的自己她实在很不明白,最近那个人的身影一直会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其实这些天的家教进行的还满顺利的,让人比较惊奇的是伊皓的弟弟伊暄近期的改变不少。

    从原本的冷淡到现在,每每纪筱汐走进他房里的时候他都会站在房门边叫道:“纪姐姐好!”而纪筱汐也会轻拍着他的头说:“你好啊!”他则会闭着眼睛享受着纪筱汐轻拍他头的动作。

    但想到自己今天犯了那么多低级的错误,纪筱汐就有些懊恼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瓜。手在升起之际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相框。哐的一声,相框便跌在了地上。

    她心不在焉地拾起相框,却不经意地看到了照片上的人。她看着照片,惊讶得合不上嘴。

    “伊暄,这个是谁?”他推了推身旁的伊暄,指着手上的照片问道。

    伊暄看了一眼后回答:“我和哥哥的合照。”

    “什么?你和哥哥的合照?你的哥哥,是指伊皓?”纪筱汐不可置信的抓着相框。

    伊暄似乎有些不明白的歪着头看着纪筱汐,“我只有一个哥哥啊,名字就叫伊皓!纪姐姐应该也认识的。”

    纪筱汐盯着照片上的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事实。

    小男孩就是伊皓?!

    伊皓真的是他?!

    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被自己……害死的……不是吗?

    当年纪筱汐偶然间看到小男孩和一个女生聊得很开心,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只是个陌生人,为什么他可以对别人露出微笑,对自己却是鄙视和不屑!

    她走近他们挡在他们的中间板着脸问道:“她是谁?”

    果然,在对上纪筱汐眼神的那一刹那,原本温柔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他冷冷地回答:“不关你事!”

    简单的四个字却在纪筱汐的心里挑起轩然大波。她激动地推开小男孩,居高临下地说:“什么叫不关我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小男孩艰难地爬起来怒视着她,“你不要太过分!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你没有权利决定我的任何事物!”

    “过分?我过分?”纪筱汐咆哮道。此刻的她已经丧失理智了,其实早在她看到他们两个靠得那么近还有说有笑的时候她就已经失去理智了。

    接着,她接近疯狂地用力扯下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恶狠狠地说道:“那么这条项链你也不想要了是吗?不想要了吗?!”她大喊出声。

    明明自己才是一直照顾他的人!她知道小男孩的父母出意外过世了,她哀求了父母好久才勉强得以收留他。她从来没有求过人,第一次求人却是因为他,他竟然还敢这样!

    她为了讨他欢心,特意为了他准备一个生日晚会。结果呢?他竟然丝毫不领情!他不仅冷眼对待她,甚至还把她请来一起庆祝生日的朋友都赶走!

    她开始或许只是因为不允许别人挑战她的权威,但不自觉的,自己的心情仿佛会随着他而起起落落。很多次因为他眼神传来的鄙视与藐视让她感到很愤怒以至于常常做出一些伤害他的举动。她不知道这些感情是什么,只知道他是属于自己的,他的悲伤和快乐也只能是自己给的!

    小男孩因为她的话而有些动摇,但语气依旧坚硬地说:“你又想用我的项链来威胁我吗?这次是什么?甩我巴掌?还是用水烫我?还是把我关起来?你除了会威胁人,你还会什么?”

    纪筱汐心里的怒气聚到了极点,她发了疯似的朝大马路丢了他的项链。其实那条项链她一直握在手里,她只是想看看小男孩到底会因为她而有什么反应。

    出乎意料地,在她丢出项链的瞬间,小男孩想也不想就朝大马路上奔去。小小的身影在大马路上来回走动,神情满是慌乱和焦急,就好似……好似与自己生命相等的东西被剥夺了一样。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小男孩哭了,他一边哭一边趴在地上找寻着项链。纪筱汐看到这番场景感到有些心痛,正当她要跑去告诉小男孩项链其实在她手上时,一辆车朝着小男孩蹲着的方向驶去。

    昏暗的傍晚再加上细小的雨点,车主完全就没注意到蹲在大马路中央的小男孩。当看到他时,即使猛踩刹车也已来不及了。

    小男孩的身影如断了线的木偶般飞向上空,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快地砸下来。即使相隔两米的距离,纪筱汐也仿佛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脑袋一片空白地看着前方,血红色的液体从小男孩的身上溢出。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停止了。她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到其他人。她唯一看见的是小男孩瘦弱的身体躺在马路上,血覆盖了整条大路,唯有那双只会藐视自己的眼睛此时正紧闭着,似乎永远也不会睁开了。

    她大喊一声,随即便在马路旁昏倒了。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映入眼帘的是父母焦急的眼神。

    “醒了醒了,小汐醒了!”爸爸在一旁猛地按着铃把医生叫来。

    纪筱汐睁开眼的第一句话便是,“他呢?他呢?”

    妈妈在一旁静默不语,任由纪筱汐将她的袖口扯开来了也始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爸爸原本急着按铃的手也突然僵硬着。

    看到父母石化的表情,她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她放弃了挣扎,只是眼神空洞地看着上方。心仿佛被掏空了般,从原本的绞痛变得毫无感觉。呼吸突然变得很沉重,她索性不去呼吸,直到憋得脸色通红,父母在旁哀求时她才再次吸气。

    当她从医院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她时常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着小男孩每次呆着的位置发呆着,要不然就是自言自语地说着一些旁人听不懂的话。

    自从那次之后,她再也没把脖子上的项链拿下来。有时到深夜的时候她会突然惊醒,然后下意识地摸向脖子。当发现项链还呆在脖子上的时候,她才露出安心的笑容继续入睡。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两年多,不论她的父母请了多有权威的医生来替她看病,始终找不到任何的病源。就当他们打算放弃治疗的时候,纪筱汐一觉醒来突然变回了以往的活泼乱跳。

    不同的是,她的改变太过于迅速,丝毫不再提及任何有关于小男孩的一切。不过既然她已经恢复了,她的爸妈才总算放下了心。

    只有纪筱汐自己知道,她不是忘记,也不是改变了,只是把这一切都藏在心里的最深处。她知道小男孩要折磨她,以这种方式来折磨她。她把所有有关于小男孩的事都深深埋在记忆最深处,在愧疚和懊悔的煎熬下一直生活着。

    有好几次,父母察觉了她的不对劲,硬是要把她脖子上的项链抢走。那一刻,她似乎发了狂似的见人就咬。只要稍微有人靠近她的项链,她便会发疯地保护着它。但只要跟那小男孩的事情无关,她就像是普通的小女孩一样会对人说话,撒娇。

    她不再逼迫人家顺从她,也不会再逼人家崇拜她。虽然与生俱来的高傲还在,但她还是学会收敛了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base id='rVbCr'><i></i></base>
    <pre id='SSZjKwF'><small></small></pre><address id='kfps'><comment></comment></address>
      <u id='vadVHRiP'><b></b></u>
        <pre id='BT'><center></center></pre><label id='vRfVL'><caption></caption></label>
          <center id='iwi'><label></label></center><center id='ls'><del></del></center>
          <sub id='XovWE'><person></person></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