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5章 出乎意料

章节字数:2459  更新时间:10-10-18 15: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立仁看了看表,才四点二十。整个杀敌过程,不到二十分钟。当孙晶英走到他的身边,他很快就从胜利的陶醉中恢复过来。他感到,孙晶英流淌在他身上的目光,虽然充满着柔情蜜意,却并非蜜到他足以陶醉一生的地步。在柔情蜜意的里面,分明还有一种不满足。

    不满什么?

    显而易见,是不满足眼见的小小胜利。

    张立仁感激地看了孙晶英一眼,目光也予以回答:夫人,放心,不就杀了区区一百多的鬼子么,你都不满足,我能满足么?

    孙晶英对他嫣然一笑,话都没说一句,就从他身边飘走了。

    按照原定的计划,不动声息地杀了鬼子的话,就留在原地坚守。眼看天色将明,全连的人迅速行动,打扫战场,修筑战壕,在壕沟内埋设炸药,在阵地前的湿地上布下地雷。

    捷报已由无线电员发回团部,张立仁相信项东他们也会按原定计划,借着夜色,在阵地前布下陷阱,构筑一道道的防线。

    捷报发回团部不久,无线电员就向张立仁报告,“司令,项参谋长要你回去。”

    张立仁沉吟片刻,即对无线电员道,“回话,说任务尚在继续,我暂时不回。”

    “是,司令。”无线电员答。

    巡视了一番战壕,张立仁还是比较满意的。

    天亮的时候,一切已经准备妥当。

    张立仁要求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他自己却没有一点睡意。

    看到大家抱着枪,背靠壕沟,有的一脸疲惫地闭眼欲睡,有的却身子在打哆嗦,张立仁心里就不太好受。他们都是一些十八二十的少伙,若是在和平时候,此刻正躺在家里温暖的床上,在早晨的鸟声中,做着甜甜的梦。但战争,却打碎了他们多梦的季节,很快就要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深秋的寒意,也毫不留情地钻入他们的身体。欲睡的人,刚刚进入睡乡,就被冷醒了,打了个哆嗦,马上刹地站起身,举枪趴在战壕上,面对前方,还以为敌人来进攻了。本就被冷得身子哆嗦的人,更是顶不住寒意的侵袭,牙齿忍不住上下打架。并非他们的体质弱,而是过河汊的时候,跌倒在水里,弄得浑身湿透,这寒意一侵,那是冷上加冷。

    走入临时指挥所,张立仁才坐了下来。

    赵广尚即刻走到他身边询问,“司令,是喝茶,还是喝酒?”

    张立仁看了赵广尚一眼,好家伙,赵广尚的腰间竟挂着一只酒葫芦和一只小热水瓶。

    “把酒葫芦给我扔了。”张立仁对赵广尚道。

    赵广尚的头上却吱啁飞过一群春燕似的,嘴唇挂着十万朵含笑一样,“司令,扔不得吧?夫人说了,你喝上几口,使出的醉剑,天下无敌耶。”

    “夫人真这样说了?”张立仁明知故问。若不是孙晶英的主意,打死他赵广尚,他赵广尚也不敢腰挂酒葫芦啊。

    “骗你是小狗。”赵广尚答。

    张立仁虽感激孙晶英的细心,却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可是须臾见生死的战场,并非江湖上的比试,擂台上的比武。何况,他还是一个指挥官,怎么能醉熏熏地去指挥?

    便沉下脸,对赵广尚道,“不管是真是假,都把它扔了。”

    不太情愿地“哦”了一声,赵广尚摘下酒葫芦,走出了指挥所。却背着张立仁,悄悄将酒葫芦埋在土里。

    天亮了,但四周仍一片杀静。

    静得孤寂。

    静得一秒时间,也像一万年那么长。

    静得只感到炮弹随时呼嗖而至。

    喝了一杯茶,张立仁坐不住了,走到观察口前,举起了望远镜。

    根据情报显示,他的对手是谷山次郎。谷山次郎是日军九洲师团的师团长,两天前从华北增援到蕴藻浜。在华北与国军的作战中,九洲师团势如破竹,力克国军的两个师,被誉为日军的战神。日军猛攻蕴藻浜一个多月,都未能取得预期的理想效果,便将谷山的九洲师团调了过来。

    对手是强劲的对手。

    而自蕴藻浜的战事开始,国军已从主动出击,进入了防御战斗。很显然,蕴藻浜是一个重要的战略要地,守住了它,身后的上海就有了保障。准确说,蕴藻浜已成了保卫上海的最后一道防线。为了守住这道防线,国军就投入第8、第32、第57、第78、第16师等和特警总团的兵力,十多万人之众。

    观察了好一阵,张立仁也没发现日军的动静。

    直到上午九时许,一阵炮弹的呼啸声,终于从空中划过,纷纷落到国军的阵地上。

    轰隆,轰隆的爆炸声,震天动地。

    在这爆炸声中,张立仁隐隐听到了坦克咔咔前进的声响。

    赶紧走到观察口,这下,张立仁看清楚了——

    十几辆坦克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密密麻麻的日军。

    粗略估算了一下,前来进攻他们特警第四团的,就有两个联队。

    张立仁心里不禁讶然。

    这不像谷山的风格啊。

    谷山是个极为狡诈的人,自以为智慧超群。他所指挥的战斗,也极为诡异。常常是以诱、以惑、以迷来运兵而阵,设下一个个陷阱,只要对手一个不慎,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眼下,仅仅是第一个回合,谷山就出动了两个步兵联队,占他师团三个步兵联队的三分之二,打的是人海战术?

    张立仁讶然之下,突然就恍然大悟。

    他们特警总团的装备,是国军里面最强的。除了没有坦克,其他装备远在日军之上。这种情况,日本的特高课早就了如指掌。

    而且,谷山是个狡诈的人,但也是极为谨慎的人。他也很清楚,在蕴藻浜南岸这片平展的地带,极难出奇兵,拼的就是火力。想以少胜多,根本不可能。

    动用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攻击,无疑是谷山期望一举功成。

    这是出乎张立仁的意料的。

    然而,张立仁并没因为这种出乎意料而生出半点的畏惧。倒是,他望着越来越近的坦克,目光射出了一股坚毅。

    坦克后面的日军,显得十分张狂,但都很松懈的样子,并未有准备战斗的意思。在他们看来,他们前面有他们日军的战壕,他们还身处后方。

    这时,景有为匆匆走了入来,神色有点紧张地问,“司令,是打,还是撤?”

    张立仁转过身来,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看张立仁这么从容淡定,景有为紧张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来,“依我说,打一阵再说。”

    “原定的计划就是打一阵的啊。”张立仁笑说,然后又道,“告诉弟兄们,要加倍小心,以防敌人有诈。如果没有意外,就等敌人靠近一些再打。”

    景有为“是”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当张立仁转回身,再从观察口望出去的时候,他即刻看到坦克后的日军一反松懈,突然迅速散开,趴到地上就猛烈地开火。

    紧接着,坦克炮弹、野炮炮弹,纷纷呼嗖而至,炸在他们加强连的阵地上。

    “奶奶的谷山,好狡猾的狐狸。”张立仁忍不住骂了一句,迅即跳离观察口,冲赵广尚喊了一句,“快走。”

    当他和赵广尚刚刚走出指挥所十几步,几颗炮弹就落在指挥所的顶上,指挥所瞬间被炸得粉碎。

    趴在地上的赵广尚还侧头看到,那只酒葫芦也飞上了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
        
<strike id='CutLETr'><dfn></dfn></strike><big id='hLZYSn'><em></em></big><u id='LRcCc'><samp></samp></u>
<caption id='EdjcUAr'><marquee></marquee></caption><caption id='NZqAbF'><person></person></caption>
    <label id='qWcFoiMY'><var></var></label><listing id='BKim'><thead></thead></listing><dfn id='YyYbJlVN'><listing></listing></dfn><option id='ujmBww'><dfn></dfn></option>
        <pre id='ic'><acronym></acronym></pre><cite id='YxJHie'><u></u></cite>
        <address id='eOQqSyCn'><big></big></address>